毕业最后一辩:注定无果的爱人是否要追
来源:原创    时间:2017-06-20    浏览:366

  华大在线讯(见习记者 程佳维)6月17日晚,由结芦演讲与辩论协会主办的13级辩手告别赛在九号楼报告厅打响。“当时光机告诉你,正在追的一个人十年后不会和你在一起,你会选择继续追还是放弃?”“奇葩”辩题在毕业辩手的针锋相对中再次燃起火花。

  正方“将爱情进行到底队”和反方“爱情呼叫转移队”以歌词串烧创意表达了各自的观点。正方一辩吴泽亮开场便攻势十足,有条不紊的列举了三点原因阐明“为什么要选择继续追”。他提出追求的意义不在于以后是否在一起,而在于在过程中你所经历的一切。“一段感情的价值不在于其生命周期,而在于我们对它的投入。”吴泽亮说道,“让我们用一段足够精彩的相爱,来对抗以后的分离。” 而在第三点陈述中,吴泽亮提出只有勇敢去追,才有机会去逆转十年后的结局。

  反方一辩吴泽星则以时光机工程师的身份,直接反驳了正方的第三点“结果可改论”,并幽默地以正方一辩二辩举例,“正经”地讲述了两个爱情悲剧,指出无论是追求的本身还是相恋的过程都绝非正方所说的美好。“当你已知两人没有未来,你还能坚定的对ta说一句 ‘  I love you forever ’吗? ”

  (图片来源:辩论队)

  在火药味十足的驳论环节,反方二辩向思怡提出了“坚持去追的两种结果”:两人互相喜欢但最终会分手;永远无法打动对方,只能感动自己。针对正方的“过程价值论”,她反问道:“如果经历过就好,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因失恋而痛不欲生的人?”正方二辩刘格随即反驳:“失恋固然很痛苦,但不能成为否定爱情价值的理由。” 同时连续质问对手:“一个连爱都不敢说的人,面对真爱能好好去爱吗?一个连失恋都没经历过的人,我们能相信他会懂得珍惜吗?”

  在盘问环节里,双方辩手更是步步紧逼,连番“下套”。面对正方提出的“码头和轮船说”,反方刘宇太一句“那你这个码头要停多少艘船才能满足?”成功“怼回”,正方不甘示弱,坚持“每个船都不同,只有体验过才知道哪些合适”,提出“追求真爱前的试错练习是必须的”。

  而在最为精彩的自由辩论环节,两方开启“暴走”模式,金句频爆。正方三辩郑凯莉以郭襄为例,明知“一见杨过误终身”但仍然选择爱他,指出爱情是无法控制的。“我爱故我追,并不是一定要以在一起为目的”吴泽亮说道,“当Jack遇见Rose时,时光机告诉他,二十四小时之后两人不会在一起,那他应该如何选择?”

  总结陈词中,正方四辩舒瑞鑫以“情感的败犬”人群为例,面对注定无望的追求,仍然选择去努力以卑微但优雅的方式为喜欢的人付出。“爱情没有道理,也无法计较得失,对方辩友认为追谁和爱谁是可以用理性和数据去选择的,但事实上我们无法给自己的心下指令。” 反方四辩刘宇太以“最廉价的建议是去尝试一下”反驳正方的“体验论”,最后他诚恳的说道:“既然生活注定痛苦,不若选择一条时光机告诉我们的更好走的路。”

  作为此次告别赛的主席,同为13级辩手的唐毅灵说道,其实对于所有辩手而言,选择辩论只是就明白四年后注定的分别,“但即使重来一次,我们仍会选择辩论,因为热爱。”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内容维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027-67867541
专题头图作者:王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