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柏燊:带着诗意研究大脑
来源:原创    时间:2017-06-20    浏览:503

  文/项雅馨

  采访记者/程德坤

  “很多人都找我写自己的经历,已经写了三四份有关就业典型、保研经验了,我实在是不想谈这些了。”

  “那你想聊什么?”

  “聊聊诗歌和大脑吧。”

  安静坐在椅子上的心院准毕业生梁柏燊,他的公共资料上每一项都是令人艳羡的经历:在校期间曾经担任班长和文学社部长,历年学分绩年级前三名。在国家级虚拟现实实验室担任重要技术员,并公费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交流。曾获国家奖学金、树人奖学金和心苑腾飞奖学金,并获“三好学生标兵”、“心理所夏令营优秀营员”等称号,现保研至中科院心理所(直博)。

  可他在对自己的寄语中却提醒自己:要诗意地栖居于科学的土地上,把身心投入到大自然的美好和生命的神秘瑰丽当中,把人类的命运看做自己的命运。这样的一生才会是丰富的一生。

梁柏燊2.jpg

  在语言和心理学中追寻美

  “其实诗歌与科学的美之间没有太多必然的联系,但背后都有一些相同的动机——对美的追求。”对学术的追求,对自己三年以来保持的年级前三,他是如此解释自己的“强迫症”:希望从审美的体验出发使自己的作业都变成一项作品,而非为了优秀去努力完成。

  为了达到一个美的目的,梁柏燊会从一个月前就着手复习期末的科目:画知识结构框架,重新整理出一份清晰简洁的知识点,甚至他会给整理出来的册子设计一个古风古味的小篆封面,在里面很诙谐的写上一些老师的“名言”。拒绝平庸和敷衍,他所做的仿佛是给作品注入一个灵魂,完成一个美的历程。

  “我现在开始理解乔布斯,思路清晰简洁是美,科学也是一种清晰、简洁带有启发式的美。”心理学是科学中比较特殊的一门,梁柏燊倾向于人的意识是一种混乱的意识流,而他想做的科研就是从这些混沌的无序状态中发现规律,剥离出隐藏的秩序。

  文学是他从高中就喜欢的学科,他进入大学就加入了摇篮文学社和寒梅诗社,还旁听了一些文学院的课。在一门课上,文院的徐敏老师给在介绍什么是文学之时,他我举手问了一个问题:“老师,请问文学和心理学的联系是什么?”

  虽然老师也说了一些很有深度的内容,但经过心理学学习的他发觉感悟还是差别比较大。因此他意识到除非自我探索,否则将不会获得自己想要的成果。

  对学习的热情和刻苦让他成为一名博雅生,因为没有独立的研究能力和清晰的研究方向,他就跟着导师研究在华师新落成的虚拟现实实验室进行空间知觉研究。研究过程中因为缺少工程师进行实验编程,梁柏燊不愿意轻易放弃,就只能“自己当自己的工程师”,通过对书本和网络资料不断地研究、重组、修改,终于在一周内完成了虚拟现实实验场景的程序编写,成为年级里少有的会编程的本科生。

  然而在发表出这篇国家级的论文后,他独自坐在设备高端昂贵的实验室,却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文院课堂上的提问。梁柏燊开始迷茫:这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吗?我是否应该放弃研究方向?

  而在学术研究中,中途易辙是大忌。

  他决定去问自己的导师:一个研究者应该对研究主题感兴趣,还是对高新的研究技术感兴趣。老师回答:“研究主题。”这让他决定放下已有的空间认知研究成果,前往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继续追随语言表达中隐含的科学之美。

  “我的心里有一只活生生的兔子”

  从高中到大学,梁柏燊都被别人认为是一个很独特的孩子,但有些时候,独特意味着不被理解。

  高三的时候,梁柏燊忽然对如何区别熟鸡蛋和生鸡蛋感兴趣:鸡蛋在桌子上转,生鸡蛋因为是卵黄悬浮在鸡蛋中,重心不稳,转起来会摇摆。他就希望能量化分析一下鸡蛋转的模式和它生熟程度的关系,建立一个数学模型。当他把这些想法告诉老师时,老师却说:“别想了,赶紧准备考试。”

  梁柏燊回忆起这些现在也笑着表示理解:“当时是高三,真的很紧张,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其实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学术意义,但是有一些思想后来就用在实验室了。”

  因为想法的特立独行,也因为性格内敛不善交往,他常常一个人独自思考和看书。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回来,他买了一只兔子玩偶,并一直带着。“我觉得我心里就有一只活生生的兔子。”

  梁柏燊开始连续在空间写有关兔兔的小童话,并且创造了“虎虎”、“熊熊”、“猫猫”一些温馨的小角色。在他眼里,这只兔子温和可爱,梁柏燊不许它长大,并且让它又懒又馋,经常想着逃课,而虎虎却勤奋好学爱提问题,这时梁柏燊就会以兔兔爸爸的形象出现,教育或者解答问题。

  “其实兔兔爸爸和兔兔都是我,”梁柏燊通过他的故事感受到了人是立体的有很多面,也知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生活,然后学着去和别人交流,理解别人。“我现在觉得我努力的方向就是保持独特,和他人相处保持‘君子和而不同’——我们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我们还是可以很快乐的在一起。”

  科学不仅仅是兴趣,更是社会责任

  大三下学期,梁柏燊去了有全球著名的语言学系的加州伯克利分校,这个和中国完全不同,充斥着陌生人文化的异域却让真正让他踏上了所向往的研究道路。

  梁柏燊选修了语言学之父George Lakoff教授的语义学,还修读了语法学、语音学、计算语言学和心理语言学等课程。短短半年的时间,他就比较系统地把语言学的几个重要的分支都了解了一遍,并且在教授的鼓励下联系中国的同学收集数据做分析,研究诗歌朗诵中语音变化和隐喻、情感和认知过程的联系。

  “那段时间我看到教授有空就会去敲门探讨,探讨的内容更多的是我自己的研究思路。”虽然回国之后这个研究并没有被老师认可为一个心理学研究,但他却感受到自己正走在拨开云雾的道路上。

  “直到去了中科院的夏令营,我才发现我之前做的很多看似‘锦上添花’的事情才是对我未来有很大影响的经历。”抱着对人类语言产生的好奇和对文字世界的隐秘内心认知,他从解决一个问题出发,却衍生出对文学、语言学、心理学,还有因为科研立项而结识的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科学的学习,这些学科在他的脑海里开始有交集,最终促成他去认知神秘而又充满美的世界。

  选择了语言作为感兴趣的研究方向之后,梁柏燊觉得自己的研究畅通了很多,但是科研并非只有兴趣就能做好,更重要的是责任心。他在中科院的导师曾经很严肃地和他谈论这个问题,“一笔很大的国家经费拨下来做科研,这些钱哪儿来的?还是得从纳税人那里获得,所以我们做科学研究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才行。”

  这种责任感促使着他去做好每一件承诺下来的事情,他过去会帮学弟学妹们纠正一些错误,因为太严格,学弟学妹们有时会叫苦。“现在我不会轻易答应,因为我觉得我自己的能力也有限,但我答应了我就一定会去做好,这个过程我们双方都在互相学习。”

  从最初被人类的内心世界所吸引,到现在研究走上语言研究道路,被中科院保送直博,大一在文学课课堂上的的问题依然常常浮现在梁柏燊的脑海中,“我依然不清楚我要怎么走下去,但我能确定的是我将会一直走下去。”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内容维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027-67867541
专题头图作者:王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