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远梯:舞蹈改变了我的人生
来源:原创    时间:2017-06-19    浏览:352

  文/孙洁 胡碧莹

  “一个好的舞者和一个好的作品,是可以把观众带入舞蹈情境,让观众跟着你一起呼吸的,他憋着这口气,你也憋着这口气;他突然放松下来,观众也就呼出一口气‘哎,舒服’。”大学四年,在舞者和导演之间身份来回转换,对尤远梯来说已是习以为常。

QQ图片20170619090825.jpg

  “舞蹈首先是一个爱好,再到专业,到现在是责任”

  中学时,定向培养的赣南采茶戏剧团中上的形体课让从未接触到舞蹈的尤远梯发现了舞蹈的魅力。舞蹈对于当时的他,只是戏曲学习中的一个副项,但因为尤远梯对舞蹈更感兴趣,“就自己去发展,把副项变成了主项”,之后应届参加高考后,尤远梯顺利进入华师舞蹈系。

  当舞蹈成为专业后,他清楚地认识基本功是他跳好一支舞的基本,自此他的生活基本就成了“寝室——练功房”两点一线。并非“童子功”出身的他平时练习基本功时往往要比其他人付出多许多的努力,才能赶上从小练舞的同学,“多流一倍的汗,多一倍琢磨,这样就不会落下脚步”。

  大学四年,舞蹈对于尤远梯来说,从爱好,变成了专业,又变为了责任,其实这种责任就是对自己所学的舞的、对艺术的一种责任感。他说,既然学了这个舞,就有责任把它表达好,如果没有学好就不敢拿出来去给别人看,否则就是毁了对这只舞、这个舞种、这种艺术。这是对这个舞种,对这门艺术的一种责任感。

QQ图片20170619090814.jpg

  去年他随大学生艺术团去印尼进行了一次为期12天的教育演出,12天内他坐了十次飞机,进行了六场演出。与一般的交流不同,这次演出完全没有时间去领略当地美景,在往返于城市间的飞行途中,窗外总会时不时的出现一片蔚蓝色的大海,尽管心里很想去海边看看,但由于密集的时间表,尤远梯还是只能在飞机上“浏览一遍”。高强度的飞行与演出令他十分疲惫,每一场演出结束后,都有许多当地的观众上台合影,常常合影时间就需要一个多小时。

  只要尤远梯一上舞台,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他表演的欲望,“我作为一个演员我是有“瘾”的,站在台上就有瘾。我想一辈子都在台上,我不想下来,不愿意下来,因为我不愿意离开聚光灯。”每当尤远梯舞蹈表演结束之后,谢幕那一刻,所有人的掌声、鲜花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褒奖。“你感受到所有人看着你的目光,你就会觉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那时候就特别的满足。”尤远梯笑着回忆道。

  导演的成长是一个省略号而不是一个句号

  从申请当执行导演,导14年班级群舞专场“萌芽”,到后来成功作为话剧《恽代英》的执行导演,尤远梯在导演这条路上的成长如水般逐渐积累涨高。导第一场戏时他对导演一无所知,而一个晚会要如何策划、如何宣传、灯光师音响师要怎么去找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让他曾一度想过放弃,但他还是坚持下来,经验积累后,渐渐地能够自己独当一面。

  尽管尤远梯获得的许多大大小小的奖项有很多,但话剧《恽代英》的成功对于担任执行导演的尤远梯而言是最来之不易值得珍惜的成功。《恽代英》的排练只有暑假中的一个月,为了在以学校为名的大舞台上演出成功,剧组从8月1号开始到8月31号演出,每天花费近13个小时,整整一个月都在加紧排练,异常艰辛。

  由于《恽代英》并不是舞剧,他做起来就不像做舞蹈那么得心应手。每一个演员的情绪、状态、说话的方式、包括每一个细小的动作甚至是眼神都需要他去注意。“他们有的是相当成熟的演员,有的是一天话剧都没有排过完全的新手,我就需要去观察他们最真情的一个状态是什么,有时候无意间的一个生活中的状态其实就会很好”。

  “这个地方光不要早起!音乐不要早出”,《恽代英》正式演出时,尤远梯仍然时刻提心吊胆。当演员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情绪,他恨不得上台去告诉他这会儿应该怎么表现。等整场晚会演完了之后,他会反思,这个作品我今天呈现的是这样,那么下一次这里一定要更加完美。这样慢慢的一点一点积累经验,他越积累越发现,自己还是积累的不够,“导演更像省略号而不是一个句号”。

QQ图片20170619090754.jpg

  “盒饭班”的情谊一直在舞动

  师生情对尤远梯来说是最难以割舍的一块,不止是他,也许对整个“盒饭班”的同学来说,彼此的情谊都是大学四年非常珍贵的宝藏。大一的时候班级经常去外地的演出,整个班一起排练、演出、吃盒饭,于是取名叫“盒饭班”,这个名字就一直用到了大四。就算演出疲惫不堪,但一说到“盒饭班”,大家都感到“爱在华师”。

  在毕业演出的第一次联排时,即将毕业的大家开始时还能忍住,但从开场跳到结尾,想到可能是大家最后一次一起跳舞了,大家都绷不住了,尤远梯还说到:“在毕业演出的前一天,我们班有个女孩子都把眼睛哭肿了,怎么上妆都盖不住,最后还是拼命用冰袋消肿后才化上妆。”

  提到老师,尤远梯很感触的说,因为他们常常排练,他们老师与他们相处的时间是很长的。“周末也和我们在一起,家里有孩子就带着孩子来,孩子就在一旁写作业,我们在一旁排练。”到了演出时候,演员五点起,老师们就得四点起从家里赶过来。尤远梯说:“他们就像我们的家人一样,一直陪伴着我们。”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内容维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027-67867541
专题头图作者:王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