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滢:幸福是准备撞上了机会
来源:原创    时间:2017-06-16    浏览:564

  

  文/刘泽伟  武颖

  “真正的幸福是你刚做完所有准备,机会突然就来了。”张滢用这句话来形容自己“阴差阳错”拿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公派交换生offer时的感受。而事实上,这也是他大学生活的一个完美写照。

  在大一不允许参加四六级考试时已然着手准备;并在大二成功拿下托福和GRE考试的同时高分通过四六级;大三因为偶然去伯克利交换,归国后还在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中斩获全国一等奖;最终在大四时凭着对“支教”的一腔热血以及每学期都高于85分的平均学分绩获得支教保研资格,成为华中师范大学第十九届研究生支教团的一员。张滢在大学的经历可谓顺风顺水,甚至有一些“小幸运”。

图1 张滢生活照.jpg

  刚做完准备,机会突然就来了

  在四川大学附属中学读了6年书的张滢吃遍了川大的所有食堂的所有窗口,“立志”不读川内的任何一所大学,在高考分数完全可以上四川大学的情况下,他却怀着对教师的执念报考了华中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学院。

  但正是这样一个做着教师梦的理科生,进入大学后却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英语学霸。一进大学,他就给自己定下规划:大一上刷过四级,大一下刷过六级。然而,现实是那时学校统一规定在大二才能报考四六级。这让张滢有些失望,尤其对于从高中就酷爱英语的他来说,生活就像突然被拿掉了一块。但他却没有停下脚步,哪怕对于许多同学叫苦连天的“视听说”英语自主学习系统他也是一点不落地“自主”完成,他还总向同学们推荐着系统哪里可以练发音、哪里可以练交际。

  攒足了一年的决心,一到大二,他迫不及待地要大干一场了。不费力气地考完四六级的他,仍觉得生活里缺不了英语的存在。他发现了GRE的“新大陆”,“当时就是觉得挺有趣的,反正也正好有时间”,大一暑假时,他每天学习英语9个小时,背120个新单词,平均每天记忆500个左右的单词,开学以后有时间就刷题,每天至少学习两个小时英语,最疯狂的时候每天课前15分钟坐在教室背单词,课间10分钟背单词。“每天拎着厚厚的英语书走在校园里,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张滢回顾自己原来奋战的日子自嘲道。

  大二下,他如愿刷过了GRE、刷过了托福。而刚考完托福,伯克利项目就伸出了橄榄枝。当接到公派交换的通知前,张滢绝对不会知道这一年的无心之举会“插柳成荫”。当时老师直接找到了他,理由是成绩排在他前面的都没有相关语言成绩。“所谓的幸运,就是当你准备好了的时候,机会来了”,张滢感慨自己当初过英语的关卡纯粹是因为兴趣,没想到最后却收获了这样的机会。没过多久,他就飞到了伯克利。

  三门课,十本书,二十斤

  因为租房手续交接的问题,张滢无法即时入住、15个小时的时差、手机还没有开当地的卡,他和同伴们第一次体会到了异乡漂泊的感觉。“当时是周末,租房公司只有一个黑人大姐姐在值班”,身上虽然带着大量的钞票,却什么也做不了,那飞快的语速与晦涩的语音让只是在问路的他有预感,这一次绝不会轻松。

  果不其然。来到伯克利后,虽说只修了数值分析(Numerical Analysis)、数理经济(Mathematical Economics)、金融数学(Financial Mathematics)三门功课,但平时的学业任务却堆成山。“大家一起出去玩时,坐在火车上还在敲着代码、写着论文,赶在截止期限前,玩也玩得更尽兴些”,张滢打趣地说。平日里的学习碰到语速特快的老师,或是坐得稍微远了些,一堂课就很有可能废掉,那么他就需要在网上花好几倍的时间找大量的讲解视频、学习材料来跟上进度。

  “你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有多强大,有时候为了学习可以拼命。”在国外平时分的计算有严格的评估标准,期末考试前就可以知道自己拿了多少平时分、考试需要考多少分。有时为了在总评中拿到一个好的等级,张滢可以连续通宵复习着,他从来都不敢想自己还可以为了学习如此拼命。

  除了学习,生活也是张滢在国外的一大遗憾。因为是公派交换,张滢每个月会拿到大约1600美元的生活费,交了900多的房租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费用,就所剩不多了。为了节省生活开支,张滢还要自己学着做饭。“一分一角地省着花,到最后勉强地撑了下来,参加些社团活动后,再想要更多的吃喝玩乐也就打住了。”对于从小就热爱旅游的张滢来说,这是去伯克利的一大遗憾。

  但也正是这样的遗憾,给了张滢更多看书的时间。去到伯克利之前张滢并不喜欢读书,谈及原因,他笑着回答,“我爸是学汉语言文学的,小学的时候逼着我看《史记》,然后就有了阴影,一直不喜欢看书。”身处异乡的他在闲暇之际拿起了朋友送的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在伯克利的半年中补看了10本书。

  伯克利回来后,他给自己的交换经历总结了三句话:学了3门课、看了10本书、瘦了20斤。这当中付出了多大的坚持不言而喻。

  组长是爱唠叨的暖男

  回国短暂休息后,他又忙了起来。忙着赶落下的专业课进度,修落下的辅修学分。原以为大学生涯就会这样忙碌而平静地走完时,但机会再一次撞上了他。2016年10月,G20第五次协调人会议在武汉举行,学校招募了一百多名志愿者助力本次会议。此前较少做志愿服务活动的他这次想努力争取一下。刚从国外交流回来的张滢似乎是最适合的,一路过关斩将的他最终留在了“迎送组”。

  迎送组的工作主要是负责给国际友人接机,需要经常凌晨出任务,任务都需要足够的细心。而这对于他而言却是驾轻就熟。连续四年担任班长的他早已习惯解决各类重要而琐碎的小事了。他上岗前的每次培训要唠叨,上岗后每天的工作要唠叨,见面唠叨着衣食住行,线上唠叨着工作和安全,每天给大家说早晚安,给大家加油,不催大家交志愿日记而催大家早睡。为了了解大家的动向,每天他都会在群里跟大家唠叨各种事情,会给大家发红包。他认为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看大家在群里面分享各种奇闻轶事,然后再拖着困到扭曲的身体继续上岗。

  而作为迎送组的一名志愿者,每天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一点一直坚守在武汉三站一场的武汉火车站。尽管接到的来宾很少,但他和其他志愿者一直在寒风中坚守着自己作为一名志愿者的责任。

  就是想当老师,从小就想

  当走到研究生支教团面试的最后一轮,他仍然讲述着自己的幸运。“算圆了自己十几年的梦吧,我就是要当老师,从小就想”,选择支教保研这条路,张滢满是期待。填报大学志愿时,父母都不太想让他选师范,以为选择师范专业就需要回到农村任教十年以上。 妥协之下,他选择了非师范类专业。而当老师的一颗心却没有变过,从大一寒暑假开始,他就自己张罗着办家教,享受着当老师的愉悦。

  “老师真的是个良心职业,秉着负责的态度,用一颗心换来的远不止你能想象的。”张滢享受那种感觉,在讲台上为求知的学生细心地分条缕析、在案桌前与学生用蝇头小楷真诚对话。那种小时候念想,在现在的他看来,还是很美好。

  “我可能会尝试用英语来教数学吧”,谈及支教展望,他有些得意地提着自己的“双语教学计划”。他所在的支教点,学生们的视野显得不那么开阔,他想做的就是让学生们见识一些不一样的课堂,“说不定枯燥的数学在英语的帮助下会有趣起来”。当然,他也考虑着一个不小的难题,“学生们英语基础较差的话,就得提前留出英语预习做好准备了。”这样的课他也不打算开设太多,一周一节然后就回归到正常的教学中。

  对于支教的后话,张滢没想太多,“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还是继续坚持着自己的兴趣和想法”。也许,这样不经意说的一句话、不经意做的一些事,又会让他撞上某个机会。就像他自己说的:“那就是真正的幸福了。”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内容维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027-67867541
专题头图作者:王棣